热门搜索:

挖掘三米已经很费人工一百多斤的大野猪可不光是破坏庄稼的罪魁祸

时间:2018-12-29 22:13 文章来源:互联网

  枪声一响,无疑是给身后还在追着他们的中国人指明了目标。
 
    “八嘎!我去抓他。”早已不耐的那名日军大踏步的向木墩儿冲去。
 
    然后,只听轰隆一声巨响。
 
    宫本川和少尉的脸彻底变绿,和他头上的钢盔为一个颜色,彻底的成了忍者神龟。
 
    武藏这个蠢货,真的是跟中国小男儿说的一样,实在是傻透了。
 
 第993章 木墩儿(下)
 
    都说,步子迈大了容易扯到蛋。其实,也能掉坑里。
 
    尤其是在山里,而且是在自己不熟悉环境的外国人的山里。
 
    “轰隆”一声,是那名名叫武藏的日军掉进了个大坑,一个深达3米的大坑
 
    大坑当然不是天然的。那是赵家村民们专门在玉米地旁挖的陷阱,专门用以陷野猪的陷阱。
 
    太行山山多地少,也多为旱地,村民们大多以种植玉米粗粮为生。但所住的地方都在山腰或山顶,距离种植玉米的坡地或者谷底甚远。而太行山中野猪却是甚多,每到玉米即将长成或者成熟的季节就来祸害庄稼,一晚上,一个野猪群就能将几亩地毁于一旦,实在是村民们的心头大患。
 
    而且,野猪多为一公几母甚至还有七八头半大小猪成群出现,就算派人在庄稼地看着,也不一定就敢和这帮长着獠牙披着厚皮的野货们放对。野猪惹急了,可是连老虎都敢斗一斗的存在,十几条狗也不一定就能搞赢一头大野猪,何况是一个野猪群了。
 
    但你也不能几亩地周围就守上十几人外加十来条狗,劳动成本太高不是?
 
    于是,智慧的中国农民们就想出了一招,在庄稼地周围挖掘陷阱,陷阱上方以大拇指粗的树枝铺成,再覆盖上黄土和野草,外表看上去和普通地面毫无区别。而且,其中最奥妙的却是,陷阱足可以承受一个小孩儿五六十斤的重量而不塌,但若是一头一百多斤的野猪走上去,树枝却是承受不住的。
 
    擒贼先擒王,智慧的中国农民们知道,抓住一头小野猪,大野猪还会带着猪群来祸害庄稼,但若是把大野猪给逮了吃了,野猪群龙无首,这组织纪律性可就差多了。
 
    当然了,为了防止自己人掉进去,每块庄稼地旁的陷阱都是有记号的。就比如刚才木墩儿走过这个宽达3米的陷阱时,也是小心翼翼地,虽然他也知道自己四五十斤的小体格不足以踩烂陷阱,包括他那两只不过五六十斤重的心爱的黑羊。
 
    只不过以宫本川和为首的几个日军那里知道他们眼中低贱的中国人还有这么一手?自然是对把羊当宝贝的中国小男孩儿小心翼翼的走路并没有丝毫注意。
 
    没注意,自己却极为鲁莽的往前跑,自然就只能倒霉了。
 
    木墩儿小心翼翼赶着两头羊通过的陷阱对于体重加装备达150多斤的日军来说本身就显得很脆弱,再加上他的步子迈的如此大,脚步更显沉重,不一下跌进陷阱才是怪事了。
 
    当然了,三米深的大坑虽然对于普通人来说是个能把人摔得七荤八素的存在,但对于这帮所谓的忍者高手们来说,也不过是稍微借把力就能脱困的小坑,虽然腿短点儿,可他们那个不能一蹦就是三尺高?那是他们安身立命的本领。
 
    只是,猪其实也能这么做,别看野猪腿更短,但不用像日本忍者一样用蹦跶的。三米的坑,还真不一定就难得住它们,一群野猪犹如小铲子一般的獠牙足以一晚上沿着大坑刨一条通道出来。
 
    太行山地硬,哪怕是黄土地,挖掘三米已经很费人工,一百多斤的大野猪可不光是破坏庄稼的罪魁祸首,更是足够整个村子几十号人半年的肉食,说不定过年招待串门的亲戚都还得靠野猪的贡献。
 
    既然来了,想走肯定是不可能的。所以,陷阱里,插满了一尺多长被削尖了的柳树枝。
 
    从三米的高空上摔下来,一百多斤体重的重力穿小腹戳穿胸部的武藏大郎的生命力显然很顽强,用自己唯一可以活动的一只手解开头上戴着的钢盔,拿着钢盔砸向周围的树枝,并努力抬起头哭泣着哀求:“宫本君,求你,救我,你看,我把这些该死的东西都砸烂了。”
 
    另外三名日军痛苦的闭上眼睛,他们都知道,武藏是活不了了。不管是不是扎中了要害,光是流血,都能在两分钟内让他走向死亡。何况,他现在已经在口吐黑血了,那显然是肺部已经在大量出血。
 
    “宫本君,求你。。。。。我想妈妈。。。。。。”看着同伴的迟疑,落在陷阱里的日军更加大声的哭嚎起来。
 
    随着一抹刀光闪过,日军的声音噶然而至,目光怔怔的看向宫本川和,闪出不可置信及无比的愤怒,随即变得黯然无神。
 
    他的眉头正中,一把三八式刺刀正在微微战栗,虽然足够用力,但人的颅骨坚硬,依旧没让锋利的刺刀戳进去太多。不过,十五厘米的深度,已经足以致命了。
 
    “武藏君,你安心的去吧!我会把你的遗物送给你妈妈的,告诉她,你是为帝国英勇战死。”宫本川和一脸冷酷扫了一眼自己一刀毙命的同伴,将目光投向满脸不可置信的另外三人,低声冷吼道:“八嘎!还不去抓住那个小混蛋,我要挖出他的心肝儿替武藏君报仇。”
 
    “嗨意!”三人皆低头应是。
 
    虽然对少尉长官对重伤中同伴不救反而却将其格杀的行为有些不满,但三人其实却不约而同的松了一口气。实在是,武藏哭嚎的声音太大了,万一将后面的追兵引来就太可怕了。
 
    在三名日军纷纷从背后抽出自己的武士刀仔细观察着地面小心翼翼地向那个可恶的中国男孩儿逼近时,一直呆在峭壁边上的木墩儿却是在一颗粗如大腿的树边不知做了什么手脚。
 
    然后,只听“轰隆”一声,大树就这么倒了。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